相关文章

信阳二十多年的手工藤椅作坊 你家有这椅子吗

  东方今报记者 王姝/文 章继军/图

  信阳手艺人系列之二十余年用藤条编织冷暖人生

  12月25日,信阳的街道车水马龙,整个城市沉浸在圣诞的气氛中。信阳市广场东路一家属院前,吴正林和往常一样,坐在数把藤椅半成品中,藤条在手指间欢快飞舞。对于她来说,无论外界如何变化,手艺人就是要坐得住小板凳,守得了老手艺。

  一把剪刀、一把小锤、一根铁条,加上竹子、藤条、灌木条,就是制作藤椅的全部材料。丈夫做藤椅架子,吴正林负责编织。这些材料说来简单,选择却也考究:竹子是从湖南运的,藤条从印度尼西亚进口,每年11月去广州挑选,走物流寄回来。

  “冬天南方没有那么湿热,藤条不易受损,而且价格便宜。通常会挑选比较细、有韧性、颜色均匀的藤条。”

  把藤条泡水、刮皮、剖开、晾干,沿着椅架一点点缠绕,并用灌木条作为固定椅背的辅料。少则两天,多则三四天,一把藤椅便能完工,价格一百到四五百不等。

  吴正林的家中,五十来平米的房里,摆满各式藤椅,其中一间屋子专门堆放藤椅和材料。“这种是圆背的,这种带扶手,那种花纹是斜织的……”

  吴正林微笑着介绍自己的作品。随手拿起一把,很轻。靠着椅背坐在宽广的藤椅中,享受暂时的放松。

  “藤椅结实耐用、透气,坐着舒服。”吴正林告诉记者,除了一些老年主顾,不少年轻人专门买给父母用,有的运到武汉、南京,今年还有一位定居美国的女孩,回信阳时带了一把托运过去。说到这里,吴正林露出骄傲又有些害羞的笑容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信阳藤条厂正红火,吴正林跟着公公婆婆在那里学会了编织技术。厂子倒闭后,他们自立门户,把家当成手工作坊。因为成本较高,那时的藤椅已经卖到几十元一把。不少机关单位、企业,都成批从他这里拿,夏天要熬夜赶工,一天工作十来个小时,茧子逐渐遍布每根手指。

  如今手工藤椅受到各种高档沙发、皮质家具的冲击,受众没有以前广泛了,吴正林也不着急:手工活儿都是定量的,量大了反而满足不了。

  二十四年来,吴正林和丈夫的每一天几乎都是用藤条穿起来的。如今他们的孩子已经成家立业,学习这门手艺的人寥寥无几,这些吴正林都有种顺其自然的态度。

  “好的时候一个月能赚两三千吧。做这行发不了大财,也饿不着肚子。每天给老主顾编编藤椅,跟邻居唠唠嗑,挺好的”。